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協會工作 > 協會動態 > 正文

潘永剛:再生資源行業現狀無法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對優美生態環境的需要

來源:中國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協會   發表時間:2018-07-27 09:28:04

今年端午節期間,天貓商城13天共銷售了1.08億只粽子,用掉的裹粽線超過2億米。這些裹粽線,絕大多數被人們“一次性”消費了、浪費了。

即便小到裹粽線,也不能任其浪費。那么,裹粽線能否回收再利用?物盡其用難在哪里?我國資源回收再利用現狀如何?提高再利用率要往哪些方面發力?本報記者采訪了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和從業人員。

我國再生資源回收前景廣闊,但裹粽線等低值、負值回收物仍是難點

常見的裹粽線主要有兩類:一類是植物,例如有韌性的馬蓮草;另一類是棉線。前者相對環保,后者雖然細細一根,但用完隨手扔掉也是一種浪費,有心回收卻找不到相應的渠道。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介紹:“裹粽線體量小,總量少,跟粽子一起在鍋里煮會沾到湯汁,回收處理時,需要清洗、消毒才能再利用,成本高而收益低,很少有企業愿意回收。”華京源再生資源回收有限公司總經理胡世珍說,裹粽線屬于低值、負值可回收物,低值回收物回收難度較大、價值較低,負值回收物回收成本大于收益。再生資源企業經營中,低值、負值資源回收壓力很大。

除了裹粽線,還有一項跟粽子有關的浪費也不容忽視。“現在很多包裝精美的粽子禮盒,外表華麗,打開卻只有幾個粽子。不僅是粽子,很多茶葉、月餅和其他食品禮盒都存在過度包裝問題。”劉建國說。

日常生活中,類似的資源浪費真不小。資源回收再利用,變廢為寶,有著必要性與重要性。清華大學循環經濟產業研究中心主任溫宗國說,發展再生資源產業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是實現綠色發展的重要手段。它一方面能大幅減少開采不可再生的原生資源(如石油、金屬等);另一方面,比起原生資源的開采與生產過程,再生資源處理利用過程帶來的環境污染通常會更小。此外,資源回收再利用產業鏈的各個環節都需要大量勞動力,能有力促進就業、切實改善民生。

我國再生資源回收前景廣闊。根據商務部發布的《中國再生資源回收行業發展報告(2018)》,2017年全國廢鋼鐵、廢有色金屬、廢塑料、廢輪胎、廢紙、廢棄電器電子產品、報廢機動車、廢舊紡織品、廢玻璃、廢電池十大類別的再生資源回收總量為2.82億噸,同比增長11%,回收總值為7550.7億元,同比增長28.7%,所有再生資源品種回收總值均有增長。

回收動力不足、體系不健全,公眾缺乏回收意識,再生資源回收步伐緩慢

面對如此廣闊的市場,近年來,《再生資源回收管理辦法》和各地的具體實施細則相繼發布,但整體上再生資源回收依然步伐緩慢。問題究竟出在哪兒?

低值、負值資源回收的經濟動力不足。專家表示,物盡其用是理想狀態,但實踐中的回收利用有其經濟規律。中國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協會副會長潘永剛介紹,隨著生活水平提升,廢棄大件家具、廢塑料制品、塑料泡沫填充物等低值、負值可回收物“產量”正以高于20%的速度增長,但回收率很低。“在居民小區,經??梢钥吹缴鲜鑫锲泛脱b修垃圾一起隨意堆放。在一些大城市,每年產生的此類物品有幾百萬噸,真正回收的寥寥無幾。”潘永剛說,對于這類低值、負值可回收物,如果進行規?;厥?、清洗、消毒等,成本甚至比直接購買新產品還要高很多,導致這類物品缺乏回收渠道。

若想推動這類資源的再利用,需要強有力的政府補貼。然而補貼并不是“萬能鑰匙”,補貼誰、補多少,需要從經濟、社會、環境各方面綜合衡量整體效益,并適應高質量發展的新要求。劉建國認為,過去很多“囫圇吞棗”般的回收是低水平、作坊式的,很多小工廠以污染環境為代價拆解回收物品;現在的回收要有所篩選,講究高品質、無害化,相應提升了成本,如果每家企業都補貼,政府很難承擔。最根本的還是要提升產業發展的內生動力,而這很難在短期內迅速實現。

回收體系不健全,拖了資源再生的“后腿”。潘永剛指出,目前的再生資源回收產業政策和經營水平無法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也無法應對不斷增加的廢舊資源產生量。例如,我國缺少環保達標的分揀中心,此前自發形成的集散市場類分揀中心沒被納入城市發展規劃,缺乏配套設施、環保水平低、超負荷運營,這些都增加了再生資源回收的物流、時間成本。與再生資源回收關系密切的垃圾分類體系也不完善。“垃圾分類的目的是分類后的減量化和資源化利用。要進行二次分揀,才能進入再利用環節,但目前在前端進行簡單分類后,仍然存在垃圾混裝混運等現象,這大大增加了資源再利用的難度。”潘永剛說。

公眾意識欠缺導致資源回收政策“腳不落地”。我國再生資源回收、分類的相關政策實施起步較晚,公眾意識還在培育、提升階段,大部分人無法高頻率、自覺自發地進行物品回收、垃圾分類,對相關知識、渠道也不夠了解。

加強政策協同,突破難點問題,增強公眾參與性,持續推動資源回收利用

推動資源回收再利用“腳踏實地”,需多方統籌,加強部門聯動,推進產業融合。溫宗國表示,再生資源的回收利用是一個從前端回收到終端循環利用的完整產業鏈,多種政策疊加協同才能顯著提升效果。“清華大學循環經濟產業研究中心的研究表明,實施垃圾分類、計量收費和新型回收模式等多種協同政策,可實現資源回收率提升到60%以上。”溫宗國說。

完善體制機制,確立“以市場為主導、政府為引領”的行業發展模式。專家認為,分揀中心等再生資源處理機構的經營,應充分發揮市場機制,采取委托經營或者授權經營,激發市場活力和企業動力;應該將再生資源回收體系納入整個城市的公共服務體系進行規劃和管理,明確其公益屬性;增加分類垃圾桶,制定通俗易懂的分類標準,做好宣傳教育,確保后端不會再次混收。“要以良好的政策和產業環境倒逼再生資源行業朝著精細化、規范化、專業化、全過程服務方向轉型升級,同時推動各行各業實現綠色生產。”胡世珍說。

點面結合,針對重點、難點問題進行突破。

對裹粽線這類低值、負值可回收物,不能置之不理,應積極尋找回收方法。一是為了資源盡可能有效利用,二是為了垃圾減量,這里有部分公益屬性。”胡世珍介紹,負值回收物占企業一年處理資源量的8%—10%,目前沒有針對負值資源的國家補貼,有的地方試點出臺了一些補貼辦法,但大部分還得靠企業自己運營解決。潘永剛告訴記者,傳統環衛網絡難以應對低值、負值資源回收難題,一定要推動其與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網絡的有效銜接,采用“兩網融合”發展模式。同時,城市管理部門可會同行業協會及第三方機構,對主要品種的再生資源進行利潤核定,將符合低值、負值可回收物條件的物品列入目錄,并發布企業名錄,建立補貼機制。清華大學研究發現,實施分類回收的補貼政策可以短期促進近50%的再生資源得以回收,實施垃圾計量收費制度可實現資源回收率增長35%,人均生活垃圾日清運量減少10.42%。

培養綠色消費觀念和生活習慣,增強公眾參與性。

溫宗國認為,可以采取一些簡單易行的激勵措施,提升公眾對資源回收的參與熱情。例如,挪威實施塑料瓶押金制,通過押金返還計劃實現了約93%的塑料瓶退還回收。劉建國建議,對好回收的物品,例如廢舊衣物等,盡可能準確投放到相應回收渠道;對無法專門回收的物品,可以按照其特質做好垃圾分類,使后續處理更可控。此外,自己動手再利用也是個好辦法,比如裹粽線可以當作繩子系東西。“物盡其用并不意味著一針一線都要進入回收系統,每家每戶用自己的辦法利用廢物,也是為綠色發展做貢獻。”劉建國說。

資源浪費非一日之寒,回收利用也非一日之功。“資源回收再利用是系統性問題,要久久為功,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大家要有信心、有耐心,每個人從我做起、從小事做起,共同朝著一個方向努力,情況就會逐漸改善。”劉建國說。

《 人民日報 》( 2018年07月23日 17 版)

作者:李楠樺

【打印】【關閉】

大圣闹海捕鱼游戏下载步骤